<big id="dvdnv"><progress id="dvdnv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<big id="dvdnv"></big>

        <th id="dvdnv"></th>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企業動態
            業內資訊
            最新公告
            公告公示
          發展歷程
          公司架構

           業內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 業內資訊 
          從零部件進出口看中國汽車產業鏈
          作者: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汽車報網   發布時間:2021/3/30 9:59:00


            目前我國汽車整車和零部件行業的收入規模比例約1:1,與汽車強國1:1.7的比例仍存差距,零部件產業大而不強,產業鏈上下游存在諸多短板和斷點。全球汽車業競爭的實質是配套體系之爭,也就是產業鏈、價值鏈的競爭。因此,優化產業上下游布局,加速供應鏈的融合創新,構建自主安全可控的產業鏈,提升我國在全球產業鏈的地位,是實現汽車出口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和現實要求。

            零部件出口額總體穩定

            1. 2020年我國零部件出口降幅高于整車

            自2015年以來,我國汽車零部件(含汽車關鍵件、零附件、玻璃、輪胎,下同)出口波動幅度不大。除2018年出口額突破600億美元外,其他年度均在550億美元上下浮動,與整車年度出口走勢相似。2020年,我國汽車產品出口總額超710億美元,零部件占比78.0%。其中,整車出口額157.35億美元,同比下降3.6%;零部件出口額553.97億美元,同比下降5.9%,降幅高于整車。與2019年相比,2020年零部件出口月度差異明顯。受疫情影響,2月出口跌至谷底,但3月即恢復至上年同期水平;由于海外市場需求疲軟,之后4個月持續走低,至8月企穩回升,9~12月出口額持續在高位運行。與整車出口走勢相比,零部件比整車提前1個月回升至上年同期水平,可見零部件對市場的敏感度更強。

            2.汽車零部件出口以關鍵件和零附件為主

            2020年,我國汽車關鍵件出口230.21億美元,同比下降4.7%,占比41.6%;零附件出口196.54億美元,同比下降3.9%,占比35.5%;汽車玻璃出口10.87億美元,同比下降5.2%;汽車輪胎出口116.35億美元,同比下降11.2%。汽車玻璃主要出口到美國、日本、德國、韓國等傳統汽車制造國,汽車輪胎主要出口市場為美國、墨西哥、沙特、英國等。

            具體看,關鍵件出口的主要類別是車架和制動系統,出口額分別為50.41億和49.43億美元,主要出口至美國、日本、墨西哥、德國。零附件方面,2020年車身覆蓋件、車輪為主要出口大類,出口額分別為64.35億和48.65億美元,其中車輪主要出口至美國、日本、墨西哥、泰國。

            3. 出口市場集中在亞洲、北美洲和歐洲

            亞洲(本文指不含中國的亞洲其他地區,下同)、北美洲和歐洲是我國零部件主要出口市場。2020年,我國關鍵件出口第一大市場是亞洲,出口額74.94億美元,占比32.6%;其次是北美洲,出口額60.76億美元,占比26.4%;對歐洲出口59.02億美元,占比25.6%。在零附件方面,對亞洲的出口額占比達42.9%;對北美洲出口50.65億美元,占比25.8%;對歐洲出口33.71億美元,占比17.2%。

            雖然中美之間有貿易摩擦,2020年我國對美國零部件出口有所下降,但無論是關鍵件還是零附件,美國仍然是我國最大的出口國,這兩項對美出口占比都在24%左右,出口總額超過100億美元。其中,關鍵件的主要出口產品為制動系統、懸掛系統和轉向系統,零附件的主要出口產品為鋁合金車輪、車身和電氣照明裝置等。關鍵件和零附件出口較多的其他國家包括日本、韓國、墨西哥。

            4.RCEP協定區域汽車產業鏈出口關聯度

            2020年,在RCEP協定(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)區域內,日本、韓國、泰國是我國汽車關鍵件、零附件出口排名前三的國家。對日本出口產品主要為鋁合金車輪、車身、點火布線組、制動系統、安全氣囊等;對韓國出口產品主要為點火布線組、車身、轉向系統、安全氣囊等;對泰國主要出口車身、鋁合金車輪、轉向系統、制動系統等。

            近年來零部件進口有波動

          1. 2020年我國零部件進口額微增

            2015~2018年,我國汽車零部件進口呈逐年上升趨勢;2019年出現較大跌幅,進口額同比下降12.4%;2020年雖然受到疫情影響,但由于國內需求的強勁拉動,進口額321.13億美元,較上年微增0.4%。

            從月度走勢看,2020年零部件進口呈前低后高態勢。年度最低點在4~5月,主要是海外疫情蔓延導致供給不足。自6月企穩后,國內整車企業為保供應鏈穩定,有意增加備件庫存,下半年零部件進口始終處于高位運行。

            2.關鍵件占進口比重近70%

            2020年,我國汽車關鍵件進口216.42億美元,同比下降2.5%,占比67.4%;零附件進口94.2億美元,同比增長7.0%,占比29.3%;汽車玻璃進口42.32億美元,同比增長20.3%;汽車輪胎進口62.4億美元,同比下降2.0%。

            從關鍵件看,變速器進口額占半壁江山。2020年,我國進口變速器104.39億美元,同比微降0.6%,占比達48%,主要進口來源國為日本、德國、美國和韓國。之后是車架、汽油/天然氣發動機,車架主要進口國為德國、美國、日本和奧地利,汽油/天然氣發動機主要進口自日本、瑞典、美國和德國。

            在零附件進口方面,車身覆蓋件占比高達55%,進口額為51.57億美元,同比增長11.4%,主要進口國為德國、葡萄牙、美國和日本。車用照明裝置進口額19.29億美元,同比增長12.5%,占比為20%,主要來自墨西哥、捷克、德國和斯洛伐克等國。值得一提的是,隨著國內智能座艙技術與配套的加快推進,相關零附件的進口呈逐年收窄態勢。

            3.歐洲是零部件主要進口市場

            2020年,歐洲、亞洲為我國汽車關鍵件主要進口市場。其中從歐洲的進口額為97.67億美元,同比微增0.1%,占比45.1%;自亞洲進口91.26億美元,同比下降10.8%,占比42.2%。同樣,零附件的最大進口市場也是歐洲,進口額59.92億美元,同比增長5.4%,占比63.6%;之后是亞洲,進口額18.60億美元,同比下降10.0%,占比19.7%。

            2020年,我國汽車關鍵件主要進口國為日本、德國和美國。其中自美國進口增長明顯,同比增幅為48.5%,主要進口產品為變速器、離合器和轉向系統。零附件進口來源國主要為德國、墨西哥和日本。其中自德國進口23.99億美元,同比增長1.5%,占比25.5%。

            4.在RCEP協定區域內,我國對日本產品依存度高

            2020年,日本、韓國、泰國居我國自RCEP協定區域進口汽車關鍵件、零附件來源國前三位,主要進口產品為變速器及其零件、1~3L排量車用發動機和車身,對日本產品依存度較高。在RCEP協定區域內,從進口額看,79%的變速器和小轎車自動變速器進口自日本,99%的車用發動機來自日本,85%的車身來自日本。

            零部件發展與整車市場息息相關

          1. 零部件企業應走在整車前

            從政策體系看,國內汽車產業政策主要圍繞整車來制定,零部件企業只充當“配角”;從出口看,自主品牌汽車輪轂、玻璃和橡膠輪胎在國際市場占有一席之地,而高附加值、高利潤率的核心零部件發展滯后。作為基礎性產業,汽車零部件涉及面廣、產業鏈長,沒有產業內生驅動和協同發展,難以在核心技術方面取得突破。值得反思的是,過去主機廠存在單純追求市場紅利的片面認識,與上游供應商只維持簡單的供求買賣關系,沒有發揮對前端產業鏈的帶動作用。

            從全球零部件產業布局看,以各大主機廠為核心輻射周邊,全球已形成三個主要的產業鏈集群:以美國為核心,由美墨加協定維系的北美產業鏈集群;以德、法為核心,輻射中東歐的歐洲產業鏈集群;以中、日、韓為多核心的亞洲產業鏈集群。自主品牌車企要在國際市場贏得差異化優勢,需善于利用產業鏈集群效應,重視上游供應鏈的協同作用,加大前端設計研發與整合力度,鼓勵有實力的自主零部件企業共同出海,甚至走在整車之前。

            2. 自主頭部供應商迎來發展機遇期

            疫情對全球汽車零部件供應產生短期和長期的影響,將利好擁有全球產能布局的國內頭部企業。從短期看,疫情反復拖累海外供應商生產,而國內企業率先復工復產,部分無法及時供應的訂單可能被迫切換供應商,為國內零部件企業拓展海外業務提供窗口期。從長期看,為減少海外斷供風險,更多主機廠將自主供應商納入配套體系,國產核心零部件進口替代進程有望加速。汽車行業兼具周期與成長的雙重屬性,在市場增量有限的背景下,行業結構性機遇可期。

            3. “新四化”將重塑汽車產業鏈格局

            目前,政策導向、經濟基礎、社會動因、科技驅動等四個宏觀因素加快孕育并推動了汽車產業鏈的“新四化”——動力多元化、網聯化、智能化和共享化。主機廠根據不同的移動出行需求,定制化生產適配車型;平臺化生產將快速迭代車輛外觀、內飾;柔性化生產則有助于生產線效率的最大化。電動化技術的日臻成熟、5G產業融合、高度智能共享駕駛場景的逐步實現,將深度重塑未來汽車產業鏈的格局。電動化崛起帶動的三電系統(電池、電機、電控)將取代傳統內燃機,成為絕對核心;智能化的主要載體——汽車芯片、ADAS、AI配套將成為新的角力點;作為網聯化的重要組成,C-V2X、高精度地圖、自動駕駛技術、政策協同四大驅動因素缺一不可。

            后市場潛力為零部件企業提供發展契機

            據OICA(世界汽車組織)估算,2020年全球汽車保有量為14.91億輛。不斷增長的保有量為汽車后市場提供了一個強勁的業務渠道,意味著未來將有更多的售后服務和維修需求,我國零部件企業需緊緊抓住這一機遇。

            以美國為例,截至2019年底,美國汽車保有量約2.8億輛;2019年美國汽車總行駛里程為3.27萬億英里(約5.26萬億公里),平均車齡為11.8年。車輛行駛里程的增長和平均車齡的增加,帶動了售后零部件及維修保養支出的增長。根據美國汽車后市場供應商協會(AASA)測算,2019年美國汽車后市場規模達到3080億美元。市場需求增加,受益最多的是專注于汽車后市場服務的企業,包括零部件經銷商、維修保養服務提供商、二手車經銷商等,對我國汽車零部件出口是利好。

            同樣,歐洲后市場也有很大潛力。根據歐洲汽車制造商協會(ACEA)數據,歐洲平均車齡為10.5年。目前德國整車廠體系的市場份額與獨立第三方渠道基本持平。在輪胎、保養、美容、易損易耗件的維修替換服務市場上,獨立渠道體系至少占50%的份額;而在機電維修、鈑噴兩項業務上,整車廠體系占據過半市場。目前德國進口汽車零部件主要來源于捷克、波蘭等中東歐OEM供應商,從中國進口的產品以輪胎、制動摩擦片等為主。未來,我國零部件企業可加大對歐洲市場的拓展。

            汽車行業正經歷百年發展的最大窗口期,作為產業鏈上下游的汽車零部件行業隨之而動,處在融合、重組、競爭的動態過程,需把握機遇、做強自身、補足短板。堅持自主發展,走國際化之路,是我國汽車產業鏈提檔升級的必然選擇。

           。ㄗ髡邌挝唬褐袊鴻C電產品進出口商會汽車分會)

            編輯:李卿

          走進飛龍 | 企業榮譽 | 聯系我們 | 友空間 | 老版企業郵箱
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版權所有 2019-2029 飛龍汽車部件股份有限公司 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地址:河南省西峽縣工業大道299號 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豫ICP備05004704號-2 
                 豫公網安備 41132302000209號

          julia 乳奴隶 百度 好搜 搜狗

          警告: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,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!收藏本站: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